• 四川之窗
  • 首页
  •  
  • 万博app下载
  •  
  • 生活
  •  
  • 地方
  •  
  • 出国
  •  
  • 周边
  •  
  • 娱乐
  •  
  • 游讯
  •  
  • 视讯
  •  
  • 音乐
  •  
  • 时尚
  •  
  • 科技
  •  
  • IT
  •  
  • 名企
  •  
  • 教育
  •  
  • 商业
  •  
  • 生活
  •  
  • 美食
  •  
  • 旅游
  •  
  • 公益
  •  
  • 文化
  • 四川之窗 >> 出国

    河北定州部分破烂作坊外逃 万余亩产业园或难为

    发布时间:2016-03-21 09:52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zhyk

      儿童手足口病发病率全省第一、妇女流产、婴儿畸形、呼吸道疾病频发……在河北省定州市几个乡镇历史上形成的十几万破烂大军,因“集聚式发展”带来诸多社会问题。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,定州市因地制宜、“错位发展”建设起1万余亩的北方(定州)再生资源产业基地,集中能治污,小微可贷款,群众保住了饭碗,同时也为破解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“垃圾围城”等现象解危。但由于产业升级、成本增加等因素,加之国家一些循环经济产业政策跟不上,部分破烂作坊不入园、外逃他地,地方投巨资建起的产业园区可能出现“低档聚集”和“难以为继”等现象,需要引起国家有关部门关注。

      挣钱像捡杨树叶一样容易

      几十年“立体式污染”危害百姓

      “定州市废旧橡塑来自全国各地,31个省(市、区)大中城市均有定州人坐摊收购,将废旧橡塑集中运往定州。”定州市市委书记赵志栋说,统计显示,定州市周村、叮咛店、明月店三个乡镇28个村,共有1300余家橡塑加工作坊,特别是周村、大吴村、南辛兴、北辛兴等村从业者达85%以上,十几万破烂大军,就是将废旧橡塑经简单焚烧或清洗粉碎后出售,非常简单粗糙,附加值并不高。

      定州市周村镇镇长李和平说:“30年来,废旧橡塑回收加工产业确实富了一批群众,农民人均年收入高达15万元,挣钱就跟捡杨树叶一样容易。”但是,这一产业在给农民致富增收的同时,也让干部和群众感受到污染的切肤之痛。刚到定州市任职第一天,市长李军辉就因此被河北省环保厅、监察厅约谈。

      “起初,我并不知道定州有废旧橡塑回收产业。”省环保厅、监察厅约谈给李军辉敲响了警钟。他多次前往废旧橡塑回收加工行业比较集中的周村镇南辛兴、大吴村明察暗访发现,定州市废旧橡塑回收分拣市场有44个,主要分布在村庄周边,有的甚至在村内,气味难闻,垃圾遍地。垃圾回收涉水企业有184家,日排污量达600吨左右,绝大部分不具有环评、排污许可手续。“远看是青砖红瓦的美丽乡村,但一进村,废橡塑、废旧电线皮、臭鞋底等垃圾遍地,污水横流,臭气熏天,简直不堪入目。”

      当地不少干部回忆说,每到傍晚,周村等镇就有小作坊或者橡塑市场开始焚烧橡塑垃圾,四周浓烟笼罩,气味刺鼻。破碎和制粒企业主要集中在村民院落中,产生大量粉尘和废气,造成大气和噪声污染。“值班的外地乡镇干部晚上要蒙着头才能睡觉,也不敢在外晾晒衣物。”

      与此同时,“立体式污染”也使村民健康遭到严重损害,癌症和呼吸道疾病等急剧增加。据定州市政府统计,周村镇癌症死亡率比全省平均高出20%还多。河北省儿童手足口病发病率最高的是定州市,而定州市发病率最高的则是周村镇。

      “不仅如此,妇女怀孕后要离开村子,否则流产、死胎以及婴儿畸形等疾病频繁发生。”李和平说,周村镇征兵任务很难完成,多数是体检不合格。此外,地下水也难逃被污染的厄运,部分村民靠购买桶装水度日。

      挣钱和生命同等重要

      政府整编“破烂大军”

      “命重要,但挣钱更重要。为了挣钱给孩子在城市买房,让儿子能够娶媳妇生孩子,就是得了癌症,我死也瞑目。”调研中,当地一些百姓的话让李军辉以及定州市干部的内心阵阵酸痛,“政府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生存。”

      再生资源产业是城市富矿,是能够永续利用的朝阳产业,根本不可能全面取缔。市委书记赵志栋说,如果一次性强制关停,全市直接从事破烂产业的十几万人将同时失业,必然引发产业外流甚至是社会动荡,直接或间接地带来很多社会问题。“从定州邻县市处理类似产业的做法看,铁腕整治是死路一条。传统加工投资小、工艺简单,历史证明,只要放松不管,很快就能死灰复燃。”

      近年来,河北已成为北京、天津等地的“天然垃圾场”,京津废旧物资都被转运来加工处理。但是,河北的废旧物资回收加工企业绝大部分处在产业链最低端,企业规模普遍较小,家庭作坊式生产加剧了河北的环境污染。

      2014年,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,定州市利用沙河沿岸的沙荒地,采取政府主导、市场运作方式,规划建设北方再生资源产业基地,引导橡塑加工等企业入园生产,集中配套环保设施。同时,引进国内科技含量高的深加工企业落户定州基地,延伸并完善产业链条,提高产品附加值,缓解京津冀地区的垃圾围城问题。

      “定州离北京不到200公里,利用沙荒地建起再生资源回收加工中心,完全可以把京津地区的垃圾资源回收加工,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。”据北方(定州)再生资源产业基地总经理范东亮介绍,基地规划占地1万多亩,地理位置优越,总投资200亿元。第一期占地约4600多亩,总投资100亿元,基地将重点发展橡塑回收加工、精深再制造、废旧机械电子精深加工、报废汽车拆解再利用、物流运输、节能环保新能源六大产业,全力打造集生产、交易、信息等于一体的国家级再生资源产业基地。

      记者在基地看到,分拣市场内堆满废旧橡塑。初加工区内已建成144座标准化厂房,每座都配有废气、粉尘、废水收集处理装置。日处理能力1000吨(设计能力1万吨)的污水处理厂、采用国内先进技术的固废处理中心都已投用。废水管线直通每座厂房,中水回用设施让水资源实现循环利用。

      北方(定州)再生资源产业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徐光军说,每座厂房的废气、粉尘收集处理系统都由基地免费配备,而且免收一年市场占地费和三年物业管理费,以减轻小微企业入园压力。同时,保定银行制定了专属金融产品,小微企业贷款不用抵押,最高可获得50万元贷款,这为企业持续发展注入动力。

      据介绍,今年5月,定州基地举办了承接京津转移项目研讨对接会,北京华新绿源公司等企业当场签约。下一阶段,定州市将主要引进再生资源回收加工产业下游高科技深加工企业,预计2016年可以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。

      污染毒瘤“转移外逃”

      产业升级亟待政策扶持

      目前,定州北方再生资源产业基地入驻企业达200多家,有93企业已开始生产经营。定州市科瑞电缆材料有限公司是首批进驻企业,主营业务是将废旧橡塑加工成颗粒对外销售。负责人陈玉峰说,“没有弥漫的粉尘和刺鼻的气味,在这样的环境里生产,自己也踏实放心。”

      既要百姓致富,又要清洁生产,定州市无疑为此做出了重大努力和探索。然而,一些从事废旧物资加工回收的企业负责人反映,定州市在加大污染治理力度以后,废旧塑料回收行业出现外迁现象,违法生产依然存在。近30家赢利较好的企业搬迁至东北、内蒙古、西藏、山西、江苏等污染治理宽松的地区进行生产。

      河北瀛源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立辉告诉记者,“大部分企业都担心仍有企业在基地外生产,无形中增加了自己的生产成本,形成不公平竞争,影响利润。同时,也担心周边县市管控不到位,有企业生存,对自己的生产经营造成影响。”

      记者采访发现,定州再生资源产业园发展虽蒸蒸日上,但受到环保设施运行成本、各地环保政策不统一等因素影响,未来持续发展可能会动力不足。北方再生资源产业基地亟待国家填补“政策漏洞”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。

      一是坚持污染治理一盘棋,防止“此地治、逃他地”等现象。河北瀛源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立辉说,定州市加大污染治理力度后,出现部分破烂作坊外流现象,有的搬迁至东北、内蒙古、山西、江苏等“环境宽松”地区生产。国家应出台相应政策,坚持治理污染全国一盘棋。

      二是把循环经济产业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,在北京周边地区合理配置不同类型的资源回收产业园区,加大政策扶持,扩大用地规模。李军辉说,定州市再生资源产业基地的用地是沙荒地,全部属于有条件建设区,但受用地规模限制,制约了园区的发展。国家在用地规模上应优先支持再生资源产业。

      三是实施小企业入园“政策性补贴”机制。“再生资源加工多为作坊式企业,入园势必增加车间、治污等成本,应该出台政策性补贴降低企业成本。”范东亮认为,如“三废”处理设施全部是自行投资建设,成本及运行费用较高,国家在环保治理上应给予资金支持。

      四是防止循环经济产业园陷入“低档聚集”进而难以为继。赵志栋说,废旧橡塑、破轮胎、旧玻璃等小作坊集聚,不足以支撑起投巨资建设的产业园区。国家应有计划支持科技型、附加值高的循环经济企业入园,引领这一产业转型升级,促进“破烂经济”真正成为朝阳产业。


    Copyright © 2010-2015 scwindo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四川之窗 版权所有
    公关投稿QQ:838869911
    E-mail:838869911@qq.com